Category Archives: 议会政治

Back to Work (D-2) 2014 General Elections

本来是要写有关下周的民主党党主席选的,但是JNPC没有直播今天的3人在JNPC的记者会谈,因此转为讨论machitori教授对于2014年选举的评论。如下

去年10月份的日本政治学会上,他曾有过主题发言,是有关于LDP的地方组织发展和变化的。

京都大学の待鳥教授は、今回の選挙で与党の小選挙区と比例代表における議席占有率の差­は2年前よりも小さくなっており、「小選挙区制という制度に助けられた勝利」という要­素は小さくなっている、と語った。同時に、自民党の獲得議席数が減ったことを安倍政権­が後退したかのように言うのは論外、との見方を示した。

最も強調したのは、政権選択の選挙である衆院選で勝利してできた政権が目指す方向に進­むことが民意であり、そうすることで次の衆院選における業績評価もしやすくなるという­点だ。

政権が途中で軌道を修正すると、もともとの政策が的外れだったのか、中途半端になった­ことで効果が出なかったのか、が分からなくなる。参院選や地方選の結果を「直近の民意­」と称して政権に方向転換を迫るのは適当ではない。これらの説明は政治の理想論として­その通りであるが、安倍政権の暴走を防ぐのがマスコミの役割と思っている人には受け入­れられないのだろう。

source: JNPC homepage

Advertisements

Curtains fall: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2)

Curtains fall: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还有几个小时, 最后的开票结果就将宣布自民党的前所未有的压倒性胜利了(或许,等着开票结果)。笔者,这里仅仅就4个方面来妄论本次众议院的选举,谈谈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何谓“师走选举”;其次为什么安倍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提前解散国会? 再次,本次大选有何有趣之处?最后,日本政党政治今后何处去?
~~~~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若有不同意见,可以讨论,转载请署名。

2年前的“师走选举”,在民主党的总部,选举结果揭示版前稀稀落落的名字,那场冬夜的凄凉和寂寥之境,如今又再次上演。3年零3个月的民主党政权,除去那场大地震灾难,以及与中国交恶,3年3个首相的走马观花,前后不一的政策的印象,在如今看来似乎都没有发生过。而作为55年以来,第一个挑战成功自民党政权的第二大党来说,今后的戏也见不得多少可以有期待之处。那么先来看看什么是“师走选举”?

1,“师走选举”;
“师走”(しわす、shiwasu)是日语对于12月的称呼,而发生在12月的大选,也往往被媒体冠以“师走选举”的名号。而本次大选也是战后第六次“师走选举”。之前分别是1969年佐藤;1972年田中;1976年三木;1983年中曾根任内,2012年野田(民主党)
参考这里(http://www.yomiuri.co.jp/election/shugiin/2014/news2/20141213-OYT1T50085.html)
若“戏读”历史的话,会发现安倍的叔叔,佐藤荣作,以及安倍任内(2012/2014),自民党的选情是最好的,都是大胜。 这也不难理解当2006年安倍第一次当选自民党总裁的时候, 党内是大张旗鼓的宣传,把安倍家祖宗三代都给捧了一遍(详细参考2006年自民党党刊《自由民主》10月号)。这样的宣传态势,可谓前所未见。可惜安倍2007年因为各种原因撒手而去,直到2012年9月,卷土重来,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全国初选明显劣势,仅仅赢的6个选区的情况下,居然能够在决胜投票中逆转取胜对手。(这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第二次逆转)参考这里(http://www.nikkei.com/article/DGXNASFK2601D_W2A920C1000000/)
安倍的光环还不止于此,他更是1955年自民党建党以来,第一位两度通过党内选举出任总裁的。(注,从78年以来,自民党开始采取党内投票的方式来选举党主席。)
说了这么多,是为了帮助理解安倍的强大气势,以及在选举中打出的对于安倍经济学的信心,以及那句“this is the only path” “この道しかない”背后的底气。

2, 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大选?
既然安倍这么强势,安倍经济学如此炙热,为什么偏偏要提前2年大选呢?为什么不继续的稳定执政下去呢?(自民和公明联合政权,有295+31的议席)

这里原因很多,学界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和看法。

仅仅谈点个人的愚见。所谓全国投票,明在安倍经济学求民心,暗里志在修宪;借解散国会,明里继续削弱在野党,暗里也是为党内斗争付笔,总之,一切皆是为了谋求一个长期稳定的安倍政权。

10月31日日本央行关于继续金融放缓的消息出台, 而这里非常的蹊跷的在于政府方面的出席者甚至意外的提前退场。有人分析说,这表明安倍政府对于日银的举动事前不知情,事后也来不及调整,于是出现了解散大调整的步骤。最早“解散国会”的声音出现在电视台采访中。11月2日,第二次安倍内阁官房参与的饭岛熏(Ijima Isao)在电视体台节目里面提及此事。而就在此前,10月底,2名安倍内阁女性成员因涉嫌违反政治资金管理法以及选举法,相继辞职。而后任命的法相,继续被媒体曝出新闻,一时间,安倍内阁受到来自党内党外的压力和批评。但是,出现解散国会声音最强烈的时候,恰好是安倍外游,APEC首脑会谈,继而访问澳大利亚等国。一直到GDP的经济数据公布,安倍才正式就大选的事宜第一次表态。
那为什么说“暗藏”呢?安倍在宣布解散后,接受采访,明确表示倘若自民党拿不到一半议席,自己就下台。这个表示了他的强烈获胜的信心以及党内对于选举的准备。而在野党来说,完全是措手不及,所以才会出现批评安倍政府“无义”的声音。自公联合政权完全有可能获得3分之2左右的议席。而内阁成员相继出现丑闻,这让安倍于党内有任命责任,与其新一轮的党内权力斗争决定内阁成员,或者改组,不如推倒了重来,这对于安倍个人是一石二鸟(外游期间放出消息,旨在测水温)。 哪怕拿不到3分之2,安倍也将会再次披着领导自民党选举获胜的”政绩外衣”,党内无出其左右,这也都是在为他2015年9月再次初选总裁,铺平道路。

3,本次大选的看点
既然都在说自民党极有可能压倒性胜利,那还看什么呢?笔者认为,看点如下:
(1)大都市内,小党派的胜利;(2)政治家的世代交替以及一些新闻人物的选战;(3)94年选举制度变革的再考察。
第一点,主要是看维新和日共的表现。从2年前的众议院到去年的参院,这两党在大都市都有不错的表现。而这个也将会是今后日本政党政治的长期看点。
第二点,世代交替。安倍以及自民目前的有力议员们,大多是1993年期生,也就是在选举制度变革之际,进入到永田町的。而之前挑战成功的民主党的元老们,诸如小泽,海江田,菅直人等等,都在各自的选区面临种种问题;而本次也有若干的自民党元老宣布引退。他们之后的接班,将会非常有意思。
新闻人物,包括小渊优子,以及渡边喜美等人的选举情况。
第三点,如何评价94年的改革成果。今年10月的日本政治学会上, 94年的改革到底带来了哪些变化,尤其是与既有的理论预期相悖的现实,学者些曾有激烈的讨论。本次大选结束,从投票率,各地支持情况,到底是政党支持在上升,或者是否推动了政策导向的选举,都将会有一系列有趣的数据。而去近年来, 有研究指出过去的大家默认的自民党在农村部分支持稳定,而都市部分的支持弱的看法,已经过时,需要有所纠正。这些种种的疑惑,都有待本次开票结果。

4,将来会怎么样?

既然大选几乎没什么悬念了,那么思考下今后会怎样?
最大的担心莫过于,日本继续进一步保守化,走上修宪的道路。海内外媒体已经有各种叙述,这里不再累赘。笔者想强调一点,那就是3分之2是门槛,跨过去了确实非常非常的危险,但是如今的经济不景气,何时修,很大部分上,市场说了算。
笔者这里想说的是,日本政党政治,今后何处去? 小泽一郎先生那本“blueprint for a new japan ”《日本改造计划》(1993)里面提出了3个重要政策, 其一强化首相的权力,内阁与执政党一体化,弱化官僚;其二,引入小选举区制度,实现两党轮替,实现两党制;其三,国家正常化。
目前来看,第一点在民主党的任期进行了尝试,诸如国家战略局乃至于去官僚化,但是等到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或许可以在安倍任期内有所期待。而所谓两党制,目前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点,目前或许也会有突破。但是明显,目前的东亚局势,与此政策目标还相差甚远。
但是,20年过去了,哪怕是93年出生的那代人都有了投票权了,日本的政党政治还未有多少变化。今天是投票日,京都的一些大学生们特意准备了一个视频。内容很有趣,是与他们年纪相仿的香港学生们,呼吁日本年轻一代要踊跃起来,vote for the future。

拭目以待,到底今后的日本政治如何去呢?

(有待选举结果公布,会有进一步的分析)

Curtain falls: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2014

As we saw how the nine parties launched its national campaign a week ago, let us take a look at how were their last show (campaign).

party campaign-2014-Japan

Japan General Election kicks off~

Check out for the details of the campaign~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2014

Each party launched its first campaign for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The ruling party, LDP, and the biggest opposition (so called…) party, DPJ, both chose Fukushima district as their first location to PR its policy and manifesto.

On the other side, JCP has been doing so well in big cities in recent elections, no wonder it chose Tokyo.

But all their party slogans/catch phrases  on the posters, are much the same as their manifesto, change/reform, but no solid contents or solution. Komeito, is the only one I found interesting enough to read and listen more. It also happens to be the party who owns a consistent policy on whether and how to increase the consumption tax.

 

 

 

monitory democracy _John Keane*(2)

之前介绍过的John Keane的研究,
https://nearwy.wordpress.com/2013/12/03/monitory-democracy-_john-keane/

他后来也去日本记者协会做了演讲。

reference: Political Leadership and Core Executive

就如何分析党内的权力构造演变,Y推荐了篇文章,

伊藤, 光利

政治的リーダーシップ論とコア・エグゼクティブ(CE)論 : CEの比較分析枠組と日本のケース
『神戸法學雜誌』  神戸大学 2007  2007-12  Vol.57 Num.3 pp 1-89
http://ci.nii.ac.jp/naid/110006627932/

伊藤光利,是与松村歧夫,田中爱治等老师一起出过有关日本政治体系,过程论的相关教科书的教授。

本文的文风如旧,一上来就是针对目前政治学界对于leadership分析的文献较少,既有的问题进行了分析,

介绍了英国的core executive 理论,并用该理论框架来分析了日本,虽然文章很长。。。 但是甚有意思,

针对leadership 的研究,过去多数集中在心理学,宪法学等等,在政治学里面,是相对停滞的。

提出leadership论和CE论,CE论解决之前leadership 论里面没有涵盖的部分。

过去的分析框架

1,leader 个人的因素
2,leadership 的环境的变量
3,历史制度论,存在的问题

CE论的核心,在于micro- level 和macro-level 都要结合起来。

这里核心介绍了英国和日本的core executive, 还指出了在美,英,德模式下,日本比较接近于德国。

日本的CE论具有以下的特点

1,扩散的CE networks
2,存在政策领域,不同省厅的区别
3,日本的CE与官僚之间,存在首相对于官僚的控制薄弱的既有问题,而且两边缺乏相互信任。

他这里提出来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那就是2001年体制,所谓平成之后日本首相的在政策决定中的作用和角色的提高,

到底是94年选举制度改革和97-01年行政体系改革的结果呢?还是LDP面对在野党的压力,为了提高自己的支持率而打出的首相个人支持的牌呢?

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因为如果真的是制度起作用了,那么为什么小泉之后的Leadership都fail了呢?

再者,如果说是后者?那么为什么安倍第二次政权又出现了和小泉类似的趋势,长期稳定有成果的执政呢?

那么问题到底在哪里?本文章里面没有最后的答案。

另外日本官僚体系还存在的问题就是,在录用环节上各个省厅有区别,带来在bottom-up 直接管理上的区别。

具体论据就是,1986年和2002年的两次针对career- 官僚的问卷调查,题目是你认为,在你所在的省厅,来自于外部的影响政策形成和执行的因素有哪些?

1986年的时候,排第一的是,族议员;
2002年的时候,排第一的是,首相。

可是问题也在这里了,但是时任首相koizumi 以那么高的人气当选,而且也刚刚完成省厅改造,这个考察时间选择的太微妙了。

另外就是,12个省厅里面,在官僚,议员,首相,与党执行部的三角关系中,存在4种不同的类型,其中,财务/经企,总务/经产,是属于与首相,与执政党的执行部关系密切,积极的; 而厚生,农林水产/建设,确是与议员们的关系密切。—–这里和我的基本分析也是类似的,说明权力结构的变化,确实是出现了向首相权力集中的趋势。

日本在90年代后期出现CE的集权化,除去由于全球化的影响,去国家化,日趋深入

80年代政策制定的network 还集中于族议员;2002年的调查显示,就集中到首相了(至少官僚体系的调查问卷是这么说的)

而对于日本case的说明,主要是集中于2战后到90年代的主要环境的变化。

而且他认为,不能简单的说,官僚优位,或者是政党优位

86年,建立起了内阁5室,2001年经济产业咨询委员会, 2014年国家战略室NSC,

都是在加强首相的权力,削弱官僚的权力。

—————————————-总结部分

对于过去leadership论的批判和总结。

1,所谓个人主义的方法,强调环境和制度的结合, 在理论上的依据很薄弱

2, 没有分开政治system 的层面,以及执政的system 两个一大,一小的层面的区别。而CE论就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

—————————————–既存问题

日本确实是在变,但是伊藤老师也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也没有对于core executive 究竟包括哪些具体的职位和人物(这里可以继续再定义的)。 in a word ,不能说是failed reforms, 但是可以说,the limits of reforms.

Prime Minister’s Questions: 8 January 2014

Should I conduct a research of their ties?

I do think Ed Miliband is more fashionable.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