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日本政治

Who decides the DPJ leadership?

2015年1月18日, 日本民主党(DPJ)将迎来建党(1998年)以来的第18次党主席选举。

选举方式:和自民党类似,也是采取地方选举人团投票(electoral college in local voting);中央国会议员(参议院和众议院)一人一票的原则。

投票具体过程: 自民党的总裁选举包含3个部分,党员,党友,国会议会

民主党的党主席选举同样包含3个部分,

  1. 党员/支持者(党费6000/年,2000/年);
  2. 地方自治体议员党员,
  3. 国会议员

Source: http://www.dpj.or.jp/article/byelaw_organization

http://www.dpj.or.jp/about/dpj/byelaw_presidential-election

*有关党员和supporters 的区别 source: http://www.dpj.or.jp/article/volunteer

最大的差别在于,党员可以参与党内事务的运营,活动,乃至于政策的讨论和决定。此外党员每个月会收到2期党的机关报

本次可以参加党主席投票的人选;一般党员/支持者(1年内注册和缴纳会费);地方议员党员/参众选举公认候选人;两院党员(2014年12月17日为基准)

投票的计算方法

  • 党员/支持者投票:按照每个都府县的票数,以d’Hondt method方式来计算。和自民党类似,按照当地人口数目来确定prefectural votes. 比如东京最多是36 points,最少的则只有2 points。
  • 地方议员:postal votes, 和自民党的2001年的electoral college 方式类似,每个县有3 points, 全国共计141 points, 同样是按照d’Hondt method来计算
  • 国会议员投票:党大会现场直接投票,公认候选人按照一人一个 point来计算,而国会议员每人2个points,
  • 前面3个部分的票数总计,如果没有获得半数以上的381票的话,那么进入决胜选,获得票数最多的前两位候选人进入final, 依旧是公认候选人一人一票,国会议员一人2票,票数最多者获胜。

source: DPJ homepage 2015年DPJ党主席选举投票流程

~~~~~~~~~~~~~~~~~~~~~~~~~~~~~~~~~~~~~~~~~~~~~~~~~~~

民主党与自民党的总裁选举的差异和类似

同:都是electoral college 和 Diet members (weighted) 同时投票;计算方法都是d’Hondt method;

差异:地方票,民主党的更加inclusive,民主党的是primary 和选举人团同一时间统一计算。类似于自民党的2001年和2012年的mixed pattern. 其次,自民党的新党章(2013)选举地方47票参与到决胜投票,这点DPJ目前还没有改革,依旧是看到权重较多的国会议员票来决定。

作为建立与1998年的政党,一开始就是采取相对inclusive的electorate. 而另一边自民党改革了几十年才实现。但是存在的问题就在于,tourist members, 是否真的实现了更加广泛的代表制度呢?

这里的tourist members, 指的是平常并不参与党务,但是在党主席投票时拥有投票权的人群。这个在DPJ的所谓supporters 最为明显。而且这次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就在于,这是第一次地方票超过国会议员票重的党内选举。党内民主的三大标准,其一代表性和开放性openness and inclusivness, 其二集中性decentralization, 民主党都比自民党要做的出色(起码在规则制定上),但是是否更加开放的选择机制,就能带来更多激烈的选举,促进政党整体的发展呢?拭目以待18日的开票结果。

Advertisements

Back to Work (D3)-DPJ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5

The result of 2012 party presidential election and the later revisions of the selection rules in 2013 revealed that a national favorite candidate from the party’s base in the prefectural branches is more likely to capture a final victory in the LDP. Now, we are observing the same trend in the biggest opposition party of Japan, the DPJ.

On Jan 18th, the DPJ will select its party leader among three candidates, Nagatuma, Hosono and Okada. All of them had served in the cabinet during the DPJ regime, and Okada was the Party leader in 2004~2005. What make this campaign interesting to watch are not just the tense competitions among three key players, but also more of how the selection rules work, who decide the leader. According to the party laws, DPJ applies an electoral-college way of involving local members and Diet members simultaneously in voting. The rank and file members, local supporters and the party’s local assembly members hold 495 points, almost 65% of the total 760 votes. It is the first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at local votes exceed those lawmakers in the Diet. Similar to the LDP, a nationwide popular candidate would be more competitive to become the winner of this leadership contest. It is significant to notice that both parties(LDP & DPJ) are applying a broader inclusiveness to decide their leader.

The following link is a press conference of three candidates at JNPC.

 

Back to Work (D-2) 2014 General Elections

本来是要写有关下周的民主党党主席选的,但是JNPC没有直播今天的3人在JNPC的记者会谈,因此转为讨论machitori教授对于2014年选举的评论。如下

去年10月份的日本政治学会上,他曾有过主题发言,是有关于LDP的地方组织发展和变化的。

京都大学の待鳥教授は、今回の選挙で与党の小選挙区と比例代表における議席占有率の差­は2年前よりも小さくなっており、「小選挙区制という制度に助けられた勝利」という要­素は小さくなっている、と語った。同時に、自民党の獲得議席数が減ったことを安倍政権­が後退したかのように言うのは論外、との見方を示した。

最も強調したのは、政権選択の選挙である衆院選で勝利してできた政権が目指す方向に進­むことが民意であり、そうすることで次の衆院選における業績評価もしやすくなるという­点だ。

政権が途中で軌道を修正すると、もともとの政策が的外れだったのか、中途半端になった­ことで効果が出なかったのか、が分からなくなる。参院選や地方選の結果を「直近の民意­」と称して政権に方向転換を迫るのは適当ではない。これらの説明は政治の理想論として­その通りであるが、安倍政権の暴走を防ぐのがマスコミの役割と思っている人には受け入­れられないのだろう。

source: JNPC homepage

Back to Work (day one)_lookback2014

总算休了2周假期,在经历与外界毫无联系2周后(邮件,甚至连dropbox都不能用),总算缓过来了。

借用clinton的书名,back to work!

世耕 弘成(せこう ひろしげ)接手宣传以来,日本首相官邸的网络宣传改善了很多,每年年底都会出个年终盘点,比如去年的

https://nearwy.wordpress.com/2013/12/27/looking-back-at-abe-cabinet-2013_kanteijp/

今年也不例外,但是却要精彩的多!如下

今年的盘点恰好是在大选获胜,安倍开启第三次内阁(尽管人员没有什么变化)的大好时机,因此也异常高调的强调一年的安倍经济学,外交(地球仪外交!),以及内政上的突破点(主要也是吐槽之前的民主党政权的无所事事和难以达成内部一致更不要说反复无常闹的和官僚体系异常的紧张)。

那么给安倍打多少分?个人觉得,分数不能算低(本片也比去年要出色很多)。比起去年完全没有中国2个关键字,今年到是放出了APEC会谈部分,借机也放出了日韩,日中两国首脑的会谈画面。比起去年侧重外交,今年更多的强调国内的复兴以及经济发展(没办法,大选年,自然得狠狠的吹捧下),尽管经济数字不景气,但是走低的日元,走低的油价,总体还是在朝着安倍和黑田计划的方向前进。

ps: 很想知道ABE君的fashion stylist是谁?比起过去单调的亮黄色领带,这次的宣传片中的各色领带搭配的非常精彩,很值得关注~ 是否传说中的leadership 就此奠定了呢?

Gerald Curtis on 2014 Japan elections

 

I was planning to write something more. anyhow

I do recommend anyone interested in Japanese politics, or Asian politics, watch this video.

source: FCCJ. 2014/12/15

Curtains fall: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2)

Curtains fall: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还有几个小时, 最后的开票结果就将宣布自民党的前所未有的压倒性胜利了(或许,等着开票结果)。笔者,这里仅仅就4个方面来妄论本次众议院的选举,谈谈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何谓“师走选举”;其次为什么安倍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提前解散国会? 再次,本次大选有何有趣之处?最后,日本政党政治今后何处去?
~~~~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若有不同意见,可以讨论,转载请署名。

2年前的“师走选举”,在民主党的总部,选举结果揭示版前稀稀落落的名字,那场冬夜的凄凉和寂寥之境,如今又再次上演。3年零3个月的民主党政权,除去那场大地震灾难,以及与中国交恶,3年3个首相的走马观花,前后不一的政策的印象,在如今看来似乎都没有发生过。而作为55年以来,第一个挑战成功自民党政权的第二大党来说,今后的戏也见不得多少可以有期待之处。那么先来看看什么是“师走选举”?

1,“师走选举”;
“师走”(しわす、shiwasu)是日语对于12月的称呼,而发生在12月的大选,也往往被媒体冠以“师走选举”的名号。而本次大选也是战后第六次“师走选举”。之前分别是1969年佐藤;1972年田中;1976年三木;1983年中曾根任内,2012年野田(民主党)
参考这里(http://www.yomiuri.co.jp/election/shugiin/2014/news2/20141213-OYT1T50085.html)
若“戏读”历史的话,会发现安倍的叔叔,佐藤荣作,以及安倍任内(2012/2014),自民党的选情是最好的,都是大胜。 这也不难理解当2006年安倍第一次当选自民党总裁的时候, 党内是大张旗鼓的宣传,把安倍家祖宗三代都给捧了一遍(详细参考2006年自民党党刊《自由民主》10月号)。这样的宣传态势,可谓前所未见。可惜安倍2007年因为各种原因撒手而去,直到2012年9月,卷土重来,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全国初选明显劣势,仅仅赢的6个选区的情况下,居然能够在决胜投票中逆转取胜对手。(这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第二次逆转)参考这里(http://www.nikkei.com/article/DGXNASFK2601D_W2A920C1000000/)
安倍的光环还不止于此,他更是1955年自民党建党以来,第一位两度通过党内选举出任总裁的。(注,从78年以来,自民党开始采取党内投票的方式来选举党主席。)
说了这么多,是为了帮助理解安倍的强大气势,以及在选举中打出的对于安倍经济学的信心,以及那句“this is the only path” “この道しかない”背后的底气。

2, 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大选?
既然安倍这么强势,安倍经济学如此炙热,为什么偏偏要提前2年大选呢?为什么不继续的稳定执政下去呢?(自民和公明联合政权,有295+31的议席)

这里原因很多,学界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和看法。

仅仅谈点个人的愚见。所谓全国投票,明在安倍经济学求民心,暗里志在修宪;借解散国会,明里继续削弱在野党,暗里也是为党内斗争付笔,总之,一切皆是为了谋求一个长期稳定的安倍政权。

10月31日日本央行关于继续金融放缓的消息出台, 而这里非常的蹊跷的在于政府方面的出席者甚至意外的提前退场。有人分析说,这表明安倍政府对于日银的举动事前不知情,事后也来不及调整,于是出现了解散大调整的步骤。最早“解散国会”的声音出现在电视台采访中。11月2日,第二次安倍内阁官房参与的饭岛熏(Ijima Isao)在电视体台节目里面提及此事。而就在此前,10月底,2名安倍内阁女性成员因涉嫌违反政治资金管理法以及选举法,相继辞职。而后任命的法相,继续被媒体曝出新闻,一时间,安倍内阁受到来自党内党外的压力和批评。但是,出现解散国会声音最强烈的时候,恰好是安倍外游,APEC首脑会谈,继而访问澳大利亚等国。一直到GDP的经济数据公布,安倍才正式就大选的事宜第一次表态。
那为什么说“暗藏”呢?安倍在宣布解散后,接受采访,明确表示倘若自民党拿不到一半议席,自己就下台。这个表示了他的强烈获胜的信心以及党内对于选举的准备。而在野党来说,完全是措手不及,所以才会出现批评安倍政府“无义”的声音。自公联合政权完全有可能获得3分之2左右的议席。而内阁成员相继出现丑闻,这让安倍于党内有任命责任,与其新一轮的党内权力斗争决定内阁成员,或者改组,不如推倒了重来,这对于安倍个人是一石二鸟(外游期间放出消息,旨在测水温)。 哪怕拿不到3分之2,安倍也将会再次披着领导自民党选举获胜的”政绩外衣”,党内无出其左右,这也都是在为他2015年9月再次初选总裁,铺平道路。

3,本次大选的看点
既然都在说自民党极有可能压倒性胜利,那还看什么呢?笔者认为,看点如下:
(1)大都市内,小党派的胜利;(2)政治家的世代交替以及一些新闻人物的选战;(3)94年选举制度变革的再考察。
第一点,主要是看维新和日共的表现。从2年前的众议院到去年的参院,这两党在大都市都有不错的表现。而这个也将会是今后日本政党政治的长期看点。
第二点,世代交替。安倍以及自民目前的有力议员们,大多是1993年期生,也就是在选举制度变革之际,进入到永田町的。而之前挑战成功的民主党的元老们,诸如小泽,海江田,菅直人等等,都在各自的选区面临种种问题;而本次也有若干的自民党元老宣布引退。他们之后的接班,将会非常有意思。
新闻人物,包括小渊优子,以及渡边喜美等人的选举情况。
第三点,如何评价94年的改革成果。今年10月的日本政治学会上, 94年的改革到底带来了哪些变化,尤其是与既有的理论预期相悖的现实,学者些曾有激烈的讨论。本次大选结束,从投票率,各地支持情况,到底是政党支持在上升,或者是否推动了政策导向的选举,都将会有一系列有趣的数据。而去近年来, 有研究指出过去的大家默认的自民党在农村部分支持稳定,而都市部分的支持弱的看法,已经过时,需要有所纠正。这些种种的疑惑,都有待本次开票结果。

4,将来会怎么样?

既然大选几乎没什么悬念了,那么思考下今后会怎样?
最大的担心莫过于,日本继续进一步保守化,走上修宪的道路。海内外媒体已经有各种叙述,这里不再累赘。笔者想强调一点,那就是3分之2是门槛,跨过去了确实非常非常的危险,但是如今的经济不景气,何时修,很大部分上,市场说了算。
笔者这里想说的是,日本政党政治,今后何处去? 小泽一郎先生那本“blueprint for a new japan ”《日本改造计划》(1993)里面提出了3个重要政策, 其一强化首相的权力,内阁与执政党一体化,弱化官僚;其二,引入小选举区制度,实现两党轮替,实现两党制;其三,国家正常化。
目前来看,第一点在民主党的任期进行了尝试,诸如国家战略局乃至于去官僚化,但是等到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或许可以在安倍任期内有所期待。而所谓两党制,目前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点,目前或许也会有突破。但是明显,目前的东亚局势,与此政策目标还相差甚远。
但是,20年过去了,哪怕是93年出生的那代人都有了投票权了,日本的政党政治还未有多少变化。今天是投票日,京都的一些大学生们特意准备了一个视频。内容很有趣,是与他们年纪相仿的香港学生们,呼吁日本年轻一代要踊跃起来,vote for the future。

拭目以待,到底今后的日本政治如何去呢?

(有待选举结果公布,会有进一步的分析)

Curtain falls: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2014

As we saw how the nine parties launched its national campaign a week ago, let us take a look at how were their last show (campaign).

party campaign-2014-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