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tains fall: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2)

Curtains fall: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还有几个小时, 最后的开票结果就将宣布自民党的前所未有的压倒性胜利了(或许,等着开票结果)。笔者,这里仅仅就4个方面来妄论本次众议院的选举,谈谈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何谓“师走选举”;其次为什么安倍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提前解散国会? 再次,本次大选有何有趣之处?最后,日本政党政治今后何处去?
~~~~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若有不同意见,可以讨论,转载请署名。

2年前的“师走选举”,在民主党的总部,选举结果揭示版前稀稀落落的名字,那场冬夜的凄凉和寂寥之境,如今又再次上演。3年零3个月的民主党政权,除去那场大地震灾难,以及与中国交恶,3年3个首相的走马观花,前后不一的政策的印象,在如今看来似乎都没有发生过。而作为55年以来,第一个挑战成功自民党政权的第二大党来说,今后的戏也见不得多少可以有期待之处。那么先来看看什么是“师走选举”?

1,“师走选举”;
“师走”(しわす、shiwasu)是日语对于12月的称呼,而发生在12月的大选,也往往被媒体冠以“师走选举”的名号。而本次大选也是战后第六次“师走选举”。之前分别是1969年佐藤;1972年田中;1976年三木;1983年中曾根任内,2012年野田(民主党)
参考这里(http://www.yomiuri.co.jp/election/shugiin/2014/news2/20141213-OYT1T50085.html)
若“戏读”历史的话,会发现安倍的叔叔,佐藤荣作,以及安倍任内(2012/2014),自民党的选情是最好的,都是大胜。 这也不难理解当2006年安倍第一次当选自民党总裁的时候, 党内是大张旗鼓的宣传,把安倍家祖宗三代都给捧了一遍(详细参考2006年自民党党刊《自由民主》10月号)。这样的宣传态势,可谓前所未见。可惜安倍2007年因为各种原因撒手而去,直到2012年9月,卷土重来,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全国初选明显劣势,仅仅赢的6个选区的情况下,居然能够在决胜投票中逆转取胜对手。(这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第二次逆转)参考这里(http://www.nikkei.com/article/DGXNASFK2601D_W2A920C1000000/)
安倍的光环还不止于此,他更是1955年自民党建党以来,第一位两度通过党内选举出任总裁的。(注,从78年以来,自民党开始采取党内投票的方式来选举党主席。)
说了这么多,是为了帮助理解安倍的强大气势,以及在选举中打出的对于安倍经济学的信心,以及那句“this is the only path” “この道しかない”背后的底气。

2, 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大选?
既然安倍这么强势,安倍经济学如此炙热,为什么偏偏要提前2年大选呢?为什么不继续的稳定执政下去呢?(自民和公明联合政权,有295+31的议席)

这里原因很多,学界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和看法。

仅仅谈点个人的愚见。所谓全国投票,明在安倍经济学求民心,暗里志在修宪;借解散国会,明里继续削弱在野党,暗里也是为党内斗争付笔,总之,一切皆是为了谋求一个长期稳定的安倍政权。

10月31日日本央行关于继续金融放缓的消息出台, 而这里非常的蹊跷的在于政府方面的出席者甚至意外的提前退场。有人分析说,这表明安倍政府对于日银的举动事前不知情,事后也来不及调整,于是出现了解散大调整的步骤。最早“解散国会”的声音出现在电视台采访中。11月2日,第二次安倍内阁官房参与的饭岛熏(Ijima Isao)在电视体台节目里面提及此事。而就在此前,10月底,2名安倍内阁女性成员因涉嫌违反政治资金管理法以及选举法,相继辞职。而后任命的法相,继续被媒体曝出新闻,一时间,安倍内阁受到来自党内党外的压力和批评。但是,出现解散国会声音最强烈的时候,恰好是安倍外游,APEC首脑会谈,继而访问澳大利亚等国。一直到GDP的经济数据公布,安倍才正式就大选的事宜第一次表态。
那为什么说“暗藏”呢?安倍在宣布解散后,接受采访,明确表示倘若自民党拿不到一半议席,自己就下台。这个表示了他的强烈获胜的信心以及党内对于选举的准备。而在野党来说,完全是措手不及,所以才会出现批评安倍政府“无义”的声音。自公联合政权完全有可能获得3分之2左右的议席。而内阁成员相继出现丑闻,这让安倍于党内有任命责任,与其新一轮的党内权力斗争决定内阁成员,或者改组,不如推倒了重来,这对于安倍个人是一石二鸟(外游期间放出消息,旨在测水温)。 哪怕拿不到3分之2,安倍也将会再次披着领导自民党选举获胜的”政绩外衣”,党内无出其左右,这也都是在为他2015年9月再次初选总裁,铺平道路。

3,本次大选的看点
既然都在说自民党极有可能压倒性胜利,那还看什么呢?笔者认为,看点如下:
(1)大都市内,小党派的胜利;(2)政治家的世代交替以及一些新闻人物的选战;(3)94年选举制度变革的再考察。
第一点,主要是看维新和日共的表现。从2年前的众议院到去年的参院,这两党在大都市都有不错的表现。而这个也将会是今后日本政党政治的长期看点。
第二点,世代交替。安倍以及自民目前的有力议员们,大多是1993年期生,也就是在选举制度变革之际,进入到永田町的。而之前挑战成功的民主党的元老们,诸如小泽,海江田,菅直人等等,都在各自的选区面临种种问题;而本次也有若干的自民党元老宣布引退。他们之后的接班,将会非常有意思。
新闻人物,包括小渊优子,以及渡边喜美等人的选举情况。
第三点,如何评价94年的改革成果。今年10月的日本政治学会上, 94年的改革到底带来了哪些变化,尤其是与既有的理论预期相悖的现实,学者些曾有激烈的讨论。本次大选结束,从投票率,各地支持情况,到底是政党支持在上升,或者是否推动了政策导向的选举,都将会有一系列有趣的数据。而去近年来, 有研究指出过去的大家默认的自民党在农村部分支持稳定,而都市部分的支持弱的看法,已经过时,需要有所纠正。这些种种的疑惑,都有待本次开票结果。

4,将来会怎么样?

既然大选几乎没什么悬念了,那么思考下今后会怎样?
最大的担心莫过于,日本继续进一步保守化,走上修宪的道路。海内外媒体已经有各种叙述,这里不再累赘。笔者想强调一点,那就是3分之2是门槛,跨过去了确实非常非常的危险,但是如今的经济不景气,何时修,很大部分上,市场说了算。
笔者这里想说的是,日本政党政治,今后何处去? 小泽一郎先生那本“blueprint for a new japan ”《日本改造计划》(1993)里面提出了3个重要政策, 其一强化首相的权力,内阁与执政党一体化,弱化官僚;其二,引入小选举区制度,实现两党轮替,实现两党制;其三,国家正常化。
目前来看,第一点在民主党的任期进行了尝试,诸如国家战略局乃至于去官僚化,但是等到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或许可以在安倍任期内有所期待。而所谓两党制,目前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点,目前或许也会有突破。但是明显,目前的东亚局势,与此政策目标还相差甚远。
但是,20年过去了,哪怕是93年出生的那代人都有了投票权了,日本的政党政治还未有多少变化。今天是投票日,京都的一些大学生们特意准备了一个视频。内容很有趣,是与他们年纪相仿的香港学生们,呼吁日本年轻一代要踊跃起来,vote for the future。

拭目以待,到底今后的日本政治如何去呢?

(有待选举结果公布,会有进一步的分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