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克彦:政治主导的陷阱

清水克彦:政治主导的陷阱

「政治主導」の落とし穴:立法しない議員、伝えないメディア
Shimizu Katsuhiko 清水克彦

作者是早大政治科出生的记者,本书也是以围绕311的反思开始(3-11对于日本社会的震撼不亚于9-11,所以连菅原博士也是专门写3-11以后的日本政治?)从议员立法和政治记者,两个方面来探讨,日本政治中的重要议题,“政治主导”。

分析时段:90年代,一揽子政治制度改革之后。

资料:除去公开的国会资料外,作者自己的采访也多次引用,对于论述的问题有一定的佐证意义。比如枝野幸男,对于manifesto政治的表达;比如小池百合子对于大臣的日程烦满,很少有参与立法,提出阁法的时间和精力。

全书内容及简要结构介绍。

和白井聪一样,日本学者,发现问题,批评问题的能力超一流,而且华丽流畅的笔调读起来,也很舒服。可是我一直困惑的是,作为来自一线(日语叫做,现场)的参与者,却没有对此问题提出一定的解决的办法,那么社会中常有的未来が見えない这种氛围,是可以理解的了。

作者的观点,尤其是有关DPJ(民主党)执政能力的评价,没有太多新的地方。
3-11の問題点は:民主党が政権の座に就く前から揚げてきた「政治主導」や「脱官僚」というアジェンダ(検討課題、行動計画)が、実際にほとんど機能していないことに起因している。

他提出了4个,实现政治主导的条件和评判标准
1. 政策立案能力
2. 政策实行能力
3. 政权运营能力
4. 危机管理能力
如果这4点能够做到,那么摆脱官僚支配不是没有机会和可能。

之前LDP的决策体制有3大支柱,bottom-up决策,consensus的形成,官僚组织的共生。
而DPJ,为了实现manifesto里面的政治主导,
1. 废除了政调会,原则上禁止议员立法
2. 禁止官僚在国会审议会里面,代理大臣进行答辩。

作者评价,之后设立的国家战略室,和行政刷新会议,都只是政治show(学界mainstream 观点) 。

围绕议员提案/立法,除去简单的数据对比外,他指出的,熊代昭彦(93年进入政界)的努力下,NPO法案的通过,是议员立法,市民参与的一个大突破。(这个我很感兴趣,尤其是熊代刚好是我关注的那批议员,而且这个case对于日本的市民社会的研究也很有深入分析和参考的价值)

第二部分,有关负责采访政治新闻的记者的批评,他提出以下几点批评
1. 封闭的记者俱乐部
2. 洪水报道(也就是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同一个新闻的报道)/ 卓南生也是持这一观点
3. 随同首相出访记者,浪费经费/ 内阁机要费等等
4. 同意Curtise的观点,日本的政治报道,不是政治报道,而是政局报道
5. 有关民调的问题设定问题(同样是消费税问题,朝日的赞成率35%,读卖是64%,原因就在于读卖的问题设定)
可是作为业内人士,他指出的问题,都是大家都在谈的,缺乏新意。

Summary:
关于政治主导,在DPJ下台以后,成为学者们喜闻乐见的一个题目,基本都有一个共识,之前的官僚支配,确实有问题,但是要打破官僚支配,没有好的对策,起码DPJ虽有雄心壮志,却完全没有coherent, consistent, executable policy agenda (Jun okuma)

至于小泉时代的官邸政治,那是小泉主导,不是政治主导,昙花一现。

ps: 作为政治记者,不忘记讲几个小段子
1, 新政権は八か月が壁、特に予算編成等
1947年,片山内閣;1993年細川内閣、すべでは8か月以内終わった。
2, 6月2日、民主党の厄日?
2011年6月2日、鳩山辞職;2012年6月2日、管内閣対して不信任案。

Advertisements

Tagge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