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清水克彦:政治主导的陷阱

清水克彦:政治主导的陷阱

「政治主導」の落とし穴:立法しない議員、伝えないメディア
Shimizu Katsuhiko 清水克彦

作者是早大政治科出生的记者,本书也是以围绕311的反思开始(3-11对于日本社会的震撼不亚于9-11,所以连菅原博士也是专门写3-11以后的日本政治?)从议员立法和政治记者,两个方面来探讨,日本政治中的重要议题,“政治主导”。

分析时段:90年代,一揽子政治制度改革之后。

资料:除去公开的国会资料外,作者自己的采访也多次引用,对于论述的问题有一定的佐证意义。比如枝野幸男,对于manifesto政治的表达;比如小池百合子对于大臣的日程烦满,很少有参与立法,提出阁法的时间和精力。

全书内容及简要结构介绍。

和白井聪一样,日本学者,发现问题,批评问题的能力超一流,而且华丽流畅的笔调读起来,也很舒服。可是我一直困惑的是,作为来自一线(日语叫做,现场)的参与者,却没有对此问题提出一定的解决的办法,那么社会中常有的未来が見えない这种氛围,是可以理解的了。

作者的观点,尤其是有关DPJ(民主党)执政能力的评价,没有太多新的地方。
3-11の問題点は:民主党が政権の座に就く前から揚げてきた「政治主導」や「脱官僚」というアジェンダ(検討課題、行動計画)が、実際にほとんど機能していないことに起因している。

他提出了4个,实现政治主导的条件和评判标准
1. 政策立案能力
2. 政策实行能力
3. 政权运营能力
4. 危机管理能力
如果这4点能够做到,那么摆脱官僚支配不是没有机会和可能。

之前LDP的决策体制有3大支柱,bottom-up决策,consensus的形成,官僚组织的共生。
而DPJ,为了实现manifesto里面的政治主导,
1. 废除了政调会,原则上禁止议员立法
2. 禁止官僚在国会审议会里面,代理大臣进行答辩。

作者评价,之后设立的国家战略室,和行政刷新会议,都只是政治show(学界mainstream 观点) 。

围绕议员提案/立法,除去简单的数据对比外,他指出的,熊代昭彦(93年进入政界)的努力下,NPO法案的通过,是议员立法,市民参与的一个大突破。(这个我很感兴趣,尤其是熊代刚好是我关注的那批议员,而且这个case对于日本的市民社会的研究也很有深入分析和参考的价值)

第二部分,有关负责采访政治新闻的记者的批评,他提出以下几点批评
1. 封闭的记者俱乐部
2. 洪水报道(也就是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同一个新闻的报道)/ 卓南生也是持这一观点
3. 随同首相出访记者,浪费经费/ 内阁机要费等等
4. 同意Curtise的观点,日本的政治报道,不是政治报道,而是政局报道
5. 有关民调的问题设定问题(同样是消费税问题,朝日的赞成率35%,读卖是64%,原因就在于读卖的问题设定)
可是作为业内人士,他指出的问题,都是大家都在谈的,缺乏新意。

Summary:
关于政治主导,在DPJ下台以后,成为学者们喜闻乐见的一个题目,基本都有一个共识,之前的官僚支配,确实有问题,但是要打破官僚支配,没有好的对策,起码DPJ虽有雄心壮志,却完全没有coherent, consistent, executable policy agenda (Jun okuma)

至于小泉时代的官邸政治,那是小泉主导,不是政治主导,昙花一现。

ps: 作为政治记者,不忘记讲几个小段子
1, 新政権は八か月が壁、特に予算編成等
1947年,片山内閣;1993年細川内閣、すべでは8か月以内終わった。
2, 6月2日、民主党の厄日?
2011年6月2日、鳩山辞職;2012年6月2日、管内閣対して不信任案。

前外交官田中均,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就日本外交战略和政策的演讲

这是在参议院选举结束后的演讲,看似有向现政府进言的意思。 6月份,ABE曾经在FB上批评田中不懂外交(厄。。。)。所以在QA环节,田中表示自己是民间人士,不评论政府。哈哈。

田中说的很明确,日本一直没法实现稳定的政权,这样政府的外交工作根本没法开展,日本的影响力受限制。现在是很好的契机,接下来的3年安定的政治下,希望日本的外交能有所起色。

分析了日美,日韩,日中关系,观点是希望日本的外交能够务实,能动的开展下去。

  • 其中对于美国影响力,强调了已经不是一极化了,日本的一边倒对美外交要有所警惕和改善;
  • 日韩关系的变化,着重强调了韩国的经济崛起带来的影响,过去韩国的GDP只有日本的1/10,当时是在相互需要的环境下开始了友好的关系,但是这一点在卢之后就变化了,日本需要也有所对策;
  • 日中关系,提出了中国面临的5大危机,短期的经济GDP增长问题,社会不满(环境,食品安全,都市化,贪污,中央的左右路线之争),核心利益问题(台湾,西藏), 中美关系之间新兴大国崛起带来的危机, 最后是日中之间的领土争端问题。(他觉得完全可以恢复到2010年前的状态,通过首脑会谈,尽量减少两边的紧张感)

1, 反对,批评了“价值外交”,认为最适合日本国家利益的是realist的务实路线,

国と国との関係は相手の立場を考えることが必要

这个主要是针对中日关系,

2,关于历史认识问题,
政治家个人是有自己的判断,但是作为国家,政府来说,应该有一个统一的认识(試み,不敢说狠话啊) 而94年的村山谈话,之前的LDP政府是都是继承的。
「継承しないなら十分説明しないといけない。米国も中国も韓国も納得しないだろう。日本を孤立させる」

最后谈了政治家和官僚的区别,政治家是选出来的,所以要承担起责任和之前的选举承诺accountability, 在政治议题上要坚持自己的信念。而官僚的责任,则是向政治家说明情况,解释后果和影响,让政治家对此问题有足够的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断。
他举了参拜yasuniki 靖国神社的问题,小泉坚持年年参拜,也是在官僚的说明后,作出的自我判断。
至于ABE,也看ABE您自己如何判断了。

又及,对于集体防卫权,他是赞同目前的状态需要改变,

对于日本今后的外交战略和方向;
1,ASEAN,对日本非常重要
2,经济上,TPP的问题
3, 能源问题。
4,日本必须要有强大的政治领导力,才能继续推进外交政策。而且现在恰好有了稳定的机会,不能错过。

日本自民党党组织的官方译法

https://www.jimin.jp/english/profile/english/index.html

这里将政务调查会,翻译作policy research council, 而不是之前学者们通用的PARC。

特此注意。 以后简写为PRC. 

 

关于政调会PARC中的unanimous vote的相关研究

论文的题目就很重要啊,虽然旧,但今天读来依旧很有意思的文章

The Industrial Organization of Congress; or, Why Legislatures, Like Firms, Are Not Organized
as Markets

Author(s): Barry R. Weingast and William J. Marshall

Sourc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 96, No. 1 (Feb., 1988), pp. 132-163Published by: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Stable URL: http://www.jstor.org/stable/1830714 

关于2013年日本参议院选举(2013/07/21)

更新中

除去新闻分析,暂时说两个想到的问题。

1. LDP的回到农村战略。

2.DPJ 在大都市获得重要议席

如何评价政治家

更多的是politician的意思的。

刚才聊天,聊到明天的参议院选举,或许就是ozawa ichiro,不,根本就是,the final fight了,不管生活的党到底能拿到2-3个议席,有一点, ozawa ichiro 或许就会这么离开政治评论界的视野。

又聊到了得不到国民支持和理解的hatoyama Yukio. 

我暂时想到了3点,如何评价政治家?(当然,在美国,就1条标准, defense the constitution)

  1. 是否履行了对于选民的陈诺。这个是民主制中representative and accountability 的基本原则。
  2. 是否坚持,实践,自己的政治信念。bandwagoning 是需要抵制的。也就是是否是policy-entrepreneur
  3. 是否留下了policy/political legacy, 也就是到底有何业绩,政策也好,理念也好。

现在的对于政治家的evalutating 几乎都是集中在第三点,但是要明确地是,某项idea,某个proposal, 某个Policy,从诞生,到具体实施,到产生效果,其中的KEY ROLE有时候根本不是政治家个人,还有比如与党派的,与技术官僚们的关系以及应对, 因此似乎应该把标准画的细一些。 

ps: 这样的话,可以回答,hatoyama到底是不是该去做他的研究家? 我的答案很明确了

永続敗戦論―戦後日本の核心 [著]白井聡(2013/07/19 talk)

先说点题外话:刚才搜索,才知道他是前校长的儿子!突然间对于日本这种学问世家,很有好感。在某次学生交流活动中,我和他父亲碰过面,还特别拍照片纪念了。前校长特别和蔼,说话慢慢的,总是笑眯眯的。如果不是他任内设立,总长奖学金,我就没机会来日本了。(好事还是坏事?hehe)他任内推动了很多改革,尤其是国际化方面,提高了W大的知名度。08年,胡core访问日本,在W大公开演讲,也是他任内。

———————-

先说说白井博士的学术背景。W大政经本科,一桥大学社会学修士,博士,政治史和思想史方向,学界内以研究列宁而出名。这就完全可以理解在本书中的,偏左的想法。

朝日新闻的书评http://book.asahi.com/reviews/reviewer/2013061600014.html

白井博士的主要观点是,8-15,到底是终战日,还是战败日?如今的日本依旧否认战败国的历史认识,从政府到商界,到媒体都陷在其中,无条件地追随美国,这导致了日本国内的种种问题。

日本では「敗戦を否認しているがゆえに、際限のない対米従属を続けなければならず、深い対米従属を続けている限り、敗戦を否認し続けることができる」という「永続敗戦」の状況が続いている。

比如3-11政府的无能和无责任,比如所谓战后民主主义,却没有政权交替,甚至交替了也是失败的结局。他对于日本政治家们的评价很低(知识分子嘛)。选举也是形式主义,等等。

很佩服这样能够尖锐的指出问题的学者。就好比小泽说的,要改变日美之间不对等关系,首先国民自己要有自觉,要有清醒的认识。从这个角度来说,本书的出版颇有意义。